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小龙 > 地震后心理援助

地震后心理援助

最近几天不时接到一些电话,都是关于雅安地震的事,其中有两个是告知我已经作为医疗救护队的成员报上去了,随时待命,有任务就立刻出发,并安排了畅通联系渠道的相关事宜。从这个安排可以看出有关部门已经做了应急预案,而且把心理援助作为一个必要的内容列入其中,相比过去有了很大的不同。

五年前汶川地震时我和两个同事也作为医疗救护队员参加了援助,我们与一些卫生防疫人员一道在汉源工作了一个多月。当时有很多做心理工作的志愿者自发地组织起来前往四川,我们曾经和几个年轻的志愿者一起相处半个多月,他们先是轮流值班陪伴一个在地震中失去了两条小腿的七、八岁的孩子,那个孩子头上缠着纱布,坐在轮椅上听他们讲故事,见到我们进去就开心地笑,最后一次告别时他把自己画的两张蜡笔画送给我们,画面中金色的阳光、正在唱歌的一群孩子和生机勃勃的绿树、草地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当时有一个中年妇女地震后突然出现了精神症状,行为失控,完全无法交流,她的两个孩子大的有九岁,小的才两岁多,母亲患病后那个两岁多的孩子由邻居照顾了一天,我们给这个中年妇女做了紧急处置,用到的药需要从几十里外的另一个医院去取,救护队连夜派人赶过去,几个志愿者就一直守在患者身边,他们当中有两个还是涉世未深的女孩,却承担起照顾那个两岁孩子的工作,临时做了一回妈妈;那个九岁的孩子在外面不知哪里跑了一天,晚上回来看见狭窄的屋子里挤了好几个人,满脸惊疑转身又要跑,几个志愿者拉住他,给他打水洗脸,端来做好的饭菜,他这才安静下来。三天后那个中年妇女的从精神紊乱中逐渐恢复,带着两个孩子重新开始了她艰难的生活。

救援结束后我听说其中有一个志愿者变得情绪很低,睡眠也开始不好,我没见到他,但这类情形在去灾区的心理援助人员中并非罕见,那次援助工作结束半年后我还接诊了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他从四川回来后就无法正常工作,整天到处筹钱,并打算把自己的房子卖掉再去灾区,弄得家里的人对他很不满。地震引发的灾难不仅会影响到直接受灾的人群,也会触发救援人员内心的某些情绪,产生应激反应,如果应对不当同样会发生问题。这次我听说包括四川当地在内的有关部门已经在做全面的安排,让整个救灾有序进行,这的确是一个很重要的环节,从心理干预方面讲,充分的准备并调动各方面的资源至少可以减少干预过程中的某些意外情况的发生,出现问题时也能得到及时的处理。

接到的电话中有一个是预约采访,某报社的一位值班记者告诉我说,一个在武汉工作的男青年自从在媒体上看到地震的消息后就吃不好、睡不着,整天满脑子里想的都是如果自己和家人遇到了地震怎么办,要如何应对、如何逃生等等,日常生活和工作都受到了严重的影响,打电话向报社求助。通常来讲,像地震这一类灾难总会在一般人心中引起某些反应,但不会很强烈,也不会持续很长时间,通过有关部门及时公布的真实情形以及对灾难的性质、防护知识的了解就会得到缓和。像这位男青年过度的担忧以至于妨碍到正常生活,很可能是因为地震造成破坏的场景引了他内心以往的某些创伤的记忆,两者叠加在一起使得他总是想象自己真的置身于灾难当中,发生极大的焦虑和恐惧。这类情形虽然看起来和地震有关,其实更多是个人内心原有的一些冲突被重新激活了,如果可能的话也需要专业的心理帮助。

对于地震受灾人群的心理援助是一项长期的工作,一部分人可能在灾难发生的当时并没有太激烈的反应,直到几个月以后才出现明显的情绪或行为问题,一些丧失亲人的孩子虽然得到了适当的安置,但他们内心的伤痛可能会在很长时间内影响着他们的生活。几个月前我们接到一个男青年打进来的热线电话,他在五年前的汶川地震中失去了父母,至今仍然没有完全从悲伤中走出来。心理救援工作在越来越受到重视的同时,还需要有更多的力量参与进来,不仅在灾难发生的当时,而且在之后的恢复和重建中为因为创伤而发生各种问题的人群提供长期的援助。

推荐 13